真性情:一位普通高中语文教师竟敢如此大胆解读高考作文题

发布时间:2017-06-08 14:02信息来源:

 

2017-06-08 05:46来源:搜狐教育

 

各地高考作文题出炉了,各媒体抢占先机,名师名家出来说话了,权威一落地,茅塞顿开也罢,豁然开朗也好,纷纷扬扬起来。

 

我是一名普通的高中语文教师,尽管虚长年齿,碌碌无为,也算高中语文的老前辈了,本来不想凑这个热闹,因为我知道我是无论如何没有资格登上大雅之堂的,但是外面的世界实在太闹腾了,让我的耳根子不安静起来,便忍不住借杨老师的“书韵闲话”平台说几句,权当我的是胡言乱语。

 

今年全国1卷作文考题,总的来说,我还是觉得不错,如果真要给个评价,我给75分。理由如下:

 

1.干脆利落。摆脱了材料性作文主题提炼的窠臼,从十二个关键词中,选择两三个关键词作文,指向性明显,无需审题立意的纠结,不玩花招。

 

2.创意明显。帮助外国青年读懂中国,是写作目的,不可随意为文,要小心下笔,又加之以“使之形成有机的关联”的限制,自然与众不同。

 

3.视野开阔。十二个关键词,关乎历史文化、现代科技、政治经济、时尚生活、社会问题等方面,开放度大,虽然有文理之别,城乡之分,考生还是有选择关键词的余地。

 

4.容易押中。考题政治化和热点化太明显,将语文的属性与政治等同,将社会热点与作文直接挂钩,不太适宜考生自由思想和独立精神的表达,更容易被所谓投机取巧者押中而哗众取宠。

 

至于这篇文章该如何写,对以后的写作教学有何积极引导作用,我真不敢班门弄斧,但我也想说说两句心里话,虽然不合有些人的胃口,至少心是赤城的,也代表着些许一线老师的心声。

 

1.所谓“任务驱动型”作文是否可以远走?

 

中国喜欢产生高考专家,这应该也算中国特色之一吧?每每考纲一修改,即便只改几个字,立马有大批专家出现,咬文嚼字,表层深层,研究不止,甚至召开大规模的研讨会。真有这个必要吗?

 

近年来,高考作文“任务驱动型”之风盛行,研究者,布道者,比比皆是,这样的模式,那样的要求,眼花缭乱。我曾听过一节所谓“任务驱动型”研究的公开课,云里雾里,真可谓“你不说我倒明白,你越说我越糊涂”。课后,我小心翼翼地问听课的同行,同行也表示收获无几,一头雾水。为师者尚且如此,高中生情何以堪?一脸茫然者,举目皆然。尽管如此,说不定,还有更多的专业术语在等着高中生们去探究呢!

 

故作高深,术语叠处,似乎是我们写作教学的常态。但我一直相信,真正会写作的人,不管你什么题材,什么文体,可以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的,何来“任务驱动”之训练?我想,今年的高考作文,要作家写起来,应该轻车熟驾的,可以不顾“任务驱动”。

 

核心素养也是近年提出的新概念,我理解,我举双手赞成。语文核心素养如何在写作中体现?或许,少来点技巧,多来点素养,这才是语文教学的重中之重,何必舍本求末?你说呢?

 

2.作文是否真正努力少点假大空多点真小实?

 

千学万学学做真人,作文亦做人,套子戴在学生身上,学生步步小心,举步维艰,岂有闲云野鹤般洒脱与自然?

 

今年的作文关键词,貌似大而空,其实,也是细小而实在的,与考生们的生活、学习息息相关。考生无需背那些高大上的教条,可以从眼中看到的、脑袋里想到的、心里所感受到的这些“关键词现象”,进行具体、细微、真实地阐释或描绘,不必要上纲上线,不必要盲目追求高大上的歌功颂德。

 

但是,目前国内正流行一个词语:正能量。与之相反,惨遭批评的便是“负能量”。稍有“负能量”之嫌,便会群起而攻之,以为“负能量”就是“抹黑中国”,不厚道,不人道,不天道。仔细想来,我真不敢苟同,“负能量”往往又是最真诚的话语,是促进这会进步和建设的一针清新剂,有时候也是真善美的化身。你想想,“文革”期间,铺天盖地的满是“正能量”,其结果又如何呢?

 

我不知道,今年高考作文“空气污染”“食品安全”等关键词,有几个考生敢选,又怎么巧妙地转成“正能量”,介绍给外国的青年呢?猜想该是寥寥无几了,成年人尚且生怕遭受“负能量”之名,更何况系前途于一身的高考作文呢?

 

言多必失,寡言是德,少说为佳,善哉善哉!期待着满分作文来引导我的作文教学!

 

 

技术支持:南京联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河北移动和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