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学生最高荣誉获得者朱嘉迪:运动、养花、发SCI,在北大和芯片谈一场恋爱

发布时间:2018-06-24 17:25信息来源:北京大学-搜狐教育

如果说,北大是中国的最高学府,群贤毕至,俊采星驰,那么“学生五·四奖章”的得主则是群星中的璇玑玉衡,漫漫星辉不可夺其光。

因为,这是北京大学授予学生个人的最高荣誉,从奖项设立至今整整20年中,本科及研究生获奖者总共仅有101名

每一名获奖者都不仅在各自的学术领域有着远超于年龄与资历的造诣,更在其他多个方面发展突出,一专多长。

朱嘉迪,第十一届北京大学“学生五·四奖章”得主,也是即将毕业的本科生。今天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他的故事。

“学生五·四奖章得主”

2018年5月4日,朱嘉迪和其他几名同学一起,在北京大学建校120周年纪念大会的现场,接过了“学生五·四奖章”的荣誉证书,为他颁奖的是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际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先生。

第十一届北京大学“学生五·四奖章”获得者们在颁奖现场

已然站上北大最高荣誉领奖台的朱嘉迪,在平日里是一个又“萌”又低调,笑起来甚至有些羞涩的大男孩。只有在谈论起学术问题时,你才能在他的眼神里看到闪耀的锋芒。

“他是近年来信科培养的最优秀的本科生。进入微电子研究领域仅仅两年,科研成果的数量和质量就均已达到甚至超过了博士生的毕业要求。”朱嘉迪的导师,中国科学院院士、信息科学技术学院院长黄如教授这样评价他。

这并非过誉,从大二上学期进入黄如老师课题组参与超低功耗新器件研究以来,短短两年时间,朱嘉迪就从一个一门专业基础课都没上过的“萌新”,成为了在专业顶级期刊、会议上发表了10篇论文(其中3篇为第一作者)的“学术新星”,甚至是实验室师兄师姐口中的“腿哥”

而同时,他还保持着“学霸”一般的GPA,综合测评全系第一,诸多课程成绩接近满分。

Advanced Materials发表论文并入选杂志内封页

介绍起近期作为第一作者在材料学国际顶级期刊Advanced Materials上发表的工作,他热切得仿佛是一个孩子谈起最心爱的玩具。

“如何设计出具有极高运算效率、超低功耗和高稳定性的器件一直是微电子学界和业界高度关注的问题,像手机、电脑在使用中严重发热的现象已经很生动地说明了解决这一问题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在这项工作中,朱嘉迪和他所在的科研团队制备、研究并发展了一种新型二维材料离子栅突触晶体管结构,该器件不仅具有可与生物突触媲美的超低功耗,还实现了非常丰富而优异的生物突触特性,对低功耗类脑计算电路和系统的实现具有重要意义。该工作也被选为当期杂志的内封页进行展示。

在这样高水平专业期刊上发表文章,即便是高年级博士生都很难做到,而在本科期间就成为文章第一作者,朱嘉迪是信科学院有史以来的头一个

“当然,所有的这些成果都是在老师们和师兄师姐们的帮助下完成的,是团队智慧与努力的结晶。”他不忘补充。

在朱嘉迪看来,成果的数量并不重要,因为做科研本身就是一个非常令他享受的过程:

“不仅仅是因为能感到一种恋爱般心’芯’相印的美好,更重要的是时刻知道自己做的研究真的有价值,真的能对社会和人类发展产生推动作用。”

他说他坚信,在未来的10年、20年,微电子领域一定会发生颠覆性的突破,随之带来的将是人们生活水平的极大改善,他渴望着能通过自己所学和所做的工作推动那一天早日到来。这也正是他科研的目的和动力所在。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目光笃定而自信。

努力学习,享受生活

在研究成果背后,是无数辛勤的汗水。

他的自我驱动能力非常强,而且目标明确。”朱嘉迪的另一位导师、“千人计划”青年人才入选者杨玉超研究员这样评价他。

同组的师兄师姐在谈起朱嘉迪的日程表时也“心有余悸”——“24小时排得满满当当,睡觉只占了其中的一小部分,剩下的基本都是学习和工作……”

早上6点半起床,晚上12点以后才睡觉,这早就成了朱嘉迪生活的常态。

高效紧凑的生活,让他在二年级刚进入课题组就能挤出大量时间自学高年级专业课、阅读近千篇相关领域的英文专业文献,迅速掌握了科研的动向和方法。

在一二年级,朱嘉迪还有着晨跑的习惯,后来时间紧了,慢慢变成了晚上的慢跑,或是周末与舍友打羽毛球等。

这样自律、充实、忙碌的生活朱嘉迪持续了整整四年。

“可以说,这四年没有什么太大的遗憾,因为基本没有浪费什么时间,很多弯路走得也是必要的……在我上铺的床板上,三位八年前毕业的学长一起写下了这样一句话——‘在北大,只要努力,就能达到你想要的结果。’每天早上一睁眼我都会看到它,怎么可能再翻身睡过去?”

他笑了笑,又补充道:“可能这就是新时代的北大精神吧,生生不息,不断奋进。北大不仅让我意识到了自己活着的目的和意义,也让我收获了追求它的强大动力。

床板上的“箴言”

在科研和学习以外,朱嘉迪是一个爱好广泛的人,文学、艺术、历史、旅行都有所涉猎。而他最特别的一个爱好是,种植物

火龙果、含羞草、土豆、洋葱……列举着在北大种过的这些奇奇怪怪的植物时,他眼中的兴奋不亚于介绍自己的科研成果。

他调侃说自己种的植物们生活条件“异常艰苦”,不仅旱涝不定还久经曝晒,却都长出了无比的野蛮和霸气——他种的土豆不仅开了花,还长到了将近两米的“大个子”;含羞草长得像一棵树,张牙舞爪,丝毫没有“含羞”之意……

这不仅是一个放松身心的萌系爱好——“你看着它长得那么快,每天都在狂野地、用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自己怎么能比不上它呢?”

“在北大这片沃土之上,我每时每刻都能感到这种狂野的生命之力,在我身边的每一个人,每一株植物甚至每一幢建筑上都洋溢着这种磅礴的生命的力量,不断向着光明、向上生长。这大概也是为什么自己能飞速地成长起来。”

箭与千钧弓

如果说,朱嘉迪像一支瞄准目标飞射而出的箭,用轻盈迅捷的姿态逐日奔跑,那么北大和信科无疑是一张千钧弓。

谈到在北大接受的教育,朱嘉迪感触很深的是北大自由的跨学科选课模式——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对自己领域深刻透彻的讲解总令他受益匪浅。

“导师制”更是不得不提:每个信科的本科生在大一入学时就会被分配一名教授作为生活导师,负责针对性地帮助解决生活学习上遇到的各种问题;到了大二就可以拥有另一名甚至是几名专业导师,对学生的科研和学习做出指导。

在朱嘉迪决定选择微电子学作为专业后,详细浏览过微电子系所有老师的研究方向,发现自己对超低功耗器件最感兴趣。所以,在所有导师名单公布后,他第一时间给黄如老师发了邮件,并得到了肯定回复。

黄老师因��成为了对朱嘉迪影响非常深远的人,既是科研的引路人,也是人生的引导者。黄如老师学术成果卓越,是目前最年轻的中科院女院士,也是信息科学技术学院的院长。

虽然行政事务繁忙,但她始终奋斗在科研一线,不仅每周亲自参加数个科研小组的组会、对学生进行直接指导,还格外关注组里每一个学生的发展与成长。

朱嘉迪说,黄老师每次的点拨,哪怕只有寥寥数语,都让自己大有长进。

此外,黄老师直爽磊落的性格也对朱嘉迪影响深刻。“看到老师工作的状态,自己的性格也会变得更加果断,会非常注重统筹规划,不断提高做事的效率。”

借助北大信科的平台,朱嘉迪作为一个年轻的研究人员也开始在国际舞台崭露头角

大三的时候,经信科选拔,朱嘉迪作为学生代表前往美国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国际著名高校进行学术交流访问。

在访问期间,他同许多学界知名教授一起探讨学术问题,也对自己在北大的工作做了介绍,得到了各高校教授的高度评价。

作为本科生代表,朱嘉迪在信息学院国际同行评议上介绍了自己关于超低功耗器件的一系列研究成果。当专家们得知他只是一个本科生时都非常吃惊。

大量的国际会议和学术交流机会,让朱嘉迪的能力得到多方面的锻炼,并向着成为一名优秀的科研工作者的目标快速成长着。

和每一个北大学长学姐一样,朱嘉迪也牵挂着刚刚结束高考的学弟学妹们。

当被要求给大学准新生们一些“人生经验”时,朱嘉迪仍然引用了他上铺床板上三位师兄留下的那句话:“在北大,只要努力,就能达到你想要的结果。”

他深切地希望学弟学妹们能像一棵树一样向上、向着光亮狂野生长。

那三位师兄如果知道他们留下的文字,深刻地激励了一位师弟,并让他不断奋进、砥砺前行,想必非常欣慰。

如今,即将毕业的朱嘉迪将这句影响了他四年的话送给准新生们,冥冥中又完成了一次传承。

或许,这就是北大精神。

或许,这也是“学生五·四奖章”设立的意义。

铁肩担道义,是埋头做事低调笃定,是排除冗杂静气沉心。

弦歌传精神,是教书育人躬耕不辍,是享受科研心“芯”相印。

虽百二十年,世殊事异,其志一也。

行有为事,做未名人。

人 物 小 传

朱嘉迪

信息科学技术学院2014级本科生

本科期间发表或参与发表专业顶级SCI期刊论文6篇,会议论文4篇,包括在材料、微电子专业标志性期刊Advanced Materials和IEEE Electron Device Letters上作为第一作者发表文章,研究成果和研究能力均达到国际水平。

曾获北京大学“学生五·四奖章”、北京市优秀毕业生、国家奖学金、北京大学三好学生标兵、北京大学“创新奖”等多项各级奖励。

 

 

技术支持:南京联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河北移动和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