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培宁 · 新高考:一道难解的必答题

发布时间:2018-08-30 16:45信息来源:搜狐教育

 

全文共2119字,阅读大约需要4分钟

  2014年,注定被载入中国教育改革的史册。是年九月,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发布,新一轮考试招生制度改革艰难启幕。

  与已往不同,这是一次深具“国家战略”意义的“指挥棒之变”;是为了回答“我们究竟要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为谁培养人”等根本问题,通过“动结构”而适应“新功能”,进而实现“学、教、考、评”等一系列目标升级的真改革。

  这种由“逻辑起点”的调整而掀动的综合质变打破了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我们早已习惯了的一切,自然矛盾丛生,乱象多多;但同时,亦可见智慧奔涌,希望荧荧。一切,都在“问题-问题解决-新的问题-新的问题解决”的开放式探索中生成、创造、成熟……

  近几年,出于职业偏好,我对身处改革一线的基础教育管理者,特别是校长的实况多有关注。无疑,新高考是在教育发展尚“不均衡、不充分”,资源、技术、心理准备均显不足的背景下推进的,这对校长的领导力,特别是其领导复杂的变革性实践的能力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四年来,面对这道难解的必答题,各地的校长们以行作答,差异显见。这让我们不能不感慨,对校长而言——

  ▲ 新高考是一种真实、严苛的“价值考验”。新高考将我们常挂在嘴边的“以学生发展为本”等先进理念置于从未有过的高利害境地,并成为一种可见可感的显性存在。改革伊始,学校面临的绝不仅仅是教师、教室等资源不足的困难,更重要的是价值选择的考验。比如:在“学生端”和“学校端”何者优先的两难抉择中,一些校长(甚至一些局长)出于短期功利的考虑,作出了与改革的基本主张背道而驰的价值选择。各种以牺牲学生的长远发展为代价的“巧妙算计”,甚至各种古老的“经典智慧”都被派上了用场,工具与价值严重背离,政策实施大打折扣。

  可以说,新高考是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考验着我们对使命的忠诚与担当;同时它也一再提示我们,只有把“为学生终生发展负责”作为优先价值,使其真正入心入情,我们才能不断拉近从“知道”到“做到”的距离,使自己在种种现实的考问面前恪守初心,确保改革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行。

▲ 新高考意味着学校必须做好“放、管、服”的管理创新。新高考带给学校管理的难题首先源于考试科目设置的“放”,即放开学生的选择,结果由文理两种组合,变为20种甚或35种组合。“游戏规则”的这种结构性变化,在引导学生由依分选校的“分层次追求”转向适才适性的“分类化发展”的同时,也“逼迫”学校不得不从“计划”走向“市场”,面对从未遭遇过的不确定性。更重要的是主体之变,学校由绝对的控制主体、计划主体,转而成为随学生自主选择而变的服务主体。在全新的背景下,不少校长体现出极强的变通力与创造力。他们的“管”,是为“放”而“管”,为“服”而“管”。这样的“管”,保证了“放”之有序、“服”之有效。

  ▲ 新高考是对校长整体把握、系统思考能力的一种综合历练。新高考是一项真正的系统工程。从横向上看,它所牵动的是学校内外管理全要素的变革,包括课程、教学、学生、教师、德育、评价、后勤、家校、环境等;从纵向上看,其强大的“传导效应”,必将带动包括小学、初中在内的整个基础教育的改革与创新。可以说,新高考改革所呼唤的是一种纵横交融、全域打通的整体变革,而这一变革过程是对校长整体把握、系统思考能力的一种综合历练。它要求校长统筹考虑具有内在联系的若干重要问题,比如:如何实现新一轮高考改革与中考改革的协调推进?如何将新高考改革与高中课程改革,以及与落实新修订的高中课程方案、学科课程标准有效对接?如何将“学、教、考、评”几个环节彻底打通?如何将新高考改革与巩固本校已有的课改成果、强化本校特色发展有机整合,保持各项改革的一致性?等等。

  ▲ 新高考需要在复杂情境中准确预判、科学运筹,以求最优解。“新高考”意味着一系列“旧套路”的失灵,而在改革初期,支撑、支持新系统的力量颇显不足,且良莠难分、情境复杂。这对校长的判断力、运筹力、创造力和决策力都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新课题层出不穷。比如:无论是做生涯、选科、走班、排课,还是做资源评估、成绩分析、综合评价,高技术的专业支持都必不可少,社会上大批开展相关服务的公司应运而生。于是,在鱼龙混杂、竞争无序的教育技术服务市场中,如何选择一家值得托付的,兼备教育情怀与专业品质,拿产品说话、靠质量生存,而非靠华丽的包装忽悠叫卖的优质服务商,就成为摆在校长面前的一道难题。一些校长注意多方比较、反复甄别、谨慎选择,甚至要来账号,亲自测试,或现场排课,几家比拼。

  又如:一些校长对改革趋势与动向的把握极为敏锐,预判准确,行动及时。如他们观察到,近几年,优质高校生源“入口”有变,仅就2017年的数据看,北大在浙招生200余人,“裸分”仅12人;清华在浙招生150人,“裸分”仅15人;“三位一体”“自招”等占比越来越高。于是,“嗅觉灵敏”的他们在为学生搭建多样化学习与发展平台、拓宽学生升学“出口”等方面创造性地推出了很多行之有效的举措。

  再如:海南省以及北京市东城区等统筹推进区域高考综合改革的做法,也极具领导智慧与示范意义。

  新高考是一道开放的、难解的必答题。也因此,我们要特别感谢各地学校奉献的异彩纷呈的多元解法,同时也真诚地期待您的精彩作答!

(本文作者系本刊原主编)

  文章来源:

  《中小学管理》2018年第8期 · 大家论道

  文章编辑:孙金鑫

  微信编辑:杨晓梦

 

技术支持:南京联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河北移动和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