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岁女教师含泪辞职,留给我们的警示到底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8-10-12 18:27信息来源:搜狐教育

作者:孤烟直

刚刚,我在小桔灯上看到《昨天,38岁女教师含泪告别讲台,有三个心痛的理由?》:

昨天晚上,河南内乡县小学教师张景娟在其运营的知名公众号“知心小贝”上发布文章:《教学十九年,我终于辞职了!》

1999年,张景娟从河南省南阳二师毕业,回到家乡——河南省内乡县瓦亭乡闫湾小学,做了一名乡村教师。

四年后,张景娟参加进城考试,经历了笔试、面试,从几百名报名者中脱颖而出,从乡村调进县城,成为了一名城镇小学教师。

就这样,张景娟自中师生毕业之后,在内乡县的小学讲台上耕耘了19年。

在这19年里,张景娟认真教书,虚心学习,教好每一节课,管好每一个孩子。课堂上,她可以因为一个词语,而延伸到上下五千年。可以讲着讲着就唱起来,跳起来,常常逗得学生开怀大笑,潜移默化中完成了教学任务。

在这19年里,张景娟成为河南省骨干教师,完成过省级课题,多次荣获市县优质课大赛大奖,教学成绩名列市县前茅。一大撂荣誉证书,是她辛勤付出和丰硕收获的见证。

在这19年里,张景娟笔耕不辍,才华横溢,成为一名作家,在各级各类报刊和网络发表了数十万字可点可赞的作品。

看完小桔灯的文章和张景娟老师的辞职报告,我内心很不是滋味。我与张静娟老师一样,曾经也是一名中师生,也是一名乡村教师。只不过我没有考进县城,而是通过考研离开了那里。

我离开的原因很简单,工资太低,而且拖欠,并且一拖欠就是半年几个月。作为农民的儿子,辛辛苦苦供到毕业有工作了,本来指望减轻家里负担,但仍然要吃家里的面粉,吃家里的一切。老实巴交的父母不能看着儿子一家饿着肚子工作啊,就不断从家里送面送鸡蛋送芝麻黄豆。

但作为儿子,我心里很难受。我在心里暗暗说,一定要离开这里,无论怎样都要离开。找到考研之路很简单,但一个中师生要考上研究是多么难啊。吃的苦受的累流的汗只有我知道,因为一边还要工作,一边自学考研。整整用了5年的时间,我终于考上研究生,离开了那里。研究生虽然自费,但未来是光明的。毕业后,我留在了就读的大学,一直工作到现在。

之所以回忆自己的考研经历,就是与张景娟有着一样的“痛”。只不过我及早离开了,而她留下了。但最终她还是离开了,毕竟安居才能乐业。当“安居”的生存不能保障,无论如何也很难“乐业”的。中小学教师,尤其是县乡基层中小学教师,主要有两大困境,一个是工资待遇,一个是职称评定。这两大困境也是一个问题:待遇。

在下面,评职称很难。没有一点关系,几乎很难评上,你教的再好也不行。职称上不去,待遇就不行。待遇上不去,心就很难专注到工作。因为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要养活,一家人要生活,两三千元的工资很难很难的。张景娟选择离开完全是无奈之举,我非常能够理解。一个好老师离开了,这很让人心痛。

但张景娟的离开,能改变中小学教师待遇低的现状吗?我认为很难。要想真正解决中小学教师待遇问题,还要从改革职称评审做起。中小学职称评审不要与待遇挂钩,职称就是一个职业荣誉,而不与工资挂钩。中小学教师工资就按照工作年限,每年增加一个比例,当然要进行工作业务考核,合格就按照这个比例涨工资。

按照年限发工资的好处,一是让所有中小学老师都享受到国家待遇,二是鼓励大家终身从教,因为从教年限越长,工资就越高。只有这样,才能让中小学教师走出收入低待遇差的困境,让中小学教师的腰杆直起来。

中小学教师腰杆直起来了,中华民族的腰杆子一定能直起来,高高地毅力在世界民族之林!

 

技术支持:南京联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河北移动和校园